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2024-2028年)》
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激励广大科技和教育工作者矢志奋斗
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

守粮人失了“粮”心,与商人老板唱歌娱乐200余次...

发布时间:2023-04-26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字体大小[ ]

  警钟丨守粮人失了“粮”心,与商人老板唱歌娱乐200余次,收受29人所送财物479.9万元

  王青年,男,1961年12月出生,1979年11月参加工作,198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四川省原粮食局办公室副主任、主任,仓储管理处处长,党组成员、副局长;四川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二级巡视员。2022年1月退休。

  2022年2月,四川省纪委监委对王青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2022年9月,王青年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023年3月,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王青年犯受贿罪一案,鉴于王青年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认罪认罚,受贿赃款部分追缴,在庭审中认罪悔罪,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是我自己贪欲膨胀,无所顾忌滥用权力,一意孤行走入受贿犯罪的邪路,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今年3月,在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面对通过线上线下方式旁听庭审的1000余名四川省粮食和物资储备系统干部职工,王青年在个人陈述时悔恨不已,几度哽咽。

  2022年2月16日,王青年被留置,这离他退休刚刚过去一个月。原本可以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的退休生活,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化为乌有。作为一名曾经在部队奋斗多年的热血青年,王青年在转业转入地方粮食系统后,却渐渐忘却了守粮人的初心,沉迷享乐、滥权谋私,最终留给自己无尽的悔恨。

  由风及腐,曾经的上进青年沉迷享乐动摇思想防线

  青年,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希望。恰如其名,王青年曾经也有着上进的人生。

  出生于偏僻小山村的他,因父亲在外地工作,幼时由母亲带着他和弟弟妹妹4人,在农村靠干农活、挣工分,从生产队分得口粮生活。1979年高考落榜后,为减轻家里负担,王青年应征入伍到了部队。

  由于组织关心培养,王青年两度进入军校学习深造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27载军旅生涯中,他从普通战士做起,先后担任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等职,最终成长为正团职上校军官。

  从部队转业进入四川省原粮食局后,面对新岗位新工作,一开始王青年还能兢兢业业、洁身自好。但随着职务的升迁,身边意图与其拉近关系的人也多了起来。

  “当商人老板发现我性情耿直豪爽,喜欢热闹和享受高档生活时,每到周末就换着酒店请我,我也乐意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据王青年交代,这些商人老板不断地迎合他喜欢唱歌的爱好,每当把酒言欢之后,就邀请其一起出没于高档KTV,毫无节制地沉迷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放纵生活中。“我就像吸食鸦片般慢慢成瘾上道,还坦然接受,并乐在其中。”

  办案人员介绍,高峰时期,王青年参加的高消费活动少则一个月一次,多则一个月四次甚至更多,从刚开始的半推半就到后面的来者不拒,甚至演变为主动要求对方为自己的高消费行为买单。据统计,王青年和商人老板们仅仅是唱歌娱乐就达到200余次,消费共计200余万元。

  小节不守,大节必失。奢靡享乐之风逐渐结出腐化变质的恶果。从简单的吃请、娱乐再到收受红包礼金、滥用权力谋私,王青年的廉洁底线一步步失守。

  为了“保险”起见,王青年起初只收受自认为可靠“朋友”的钱物。看到一沓沓轻易得来的钞票,王青年也曾寝食难安。但随着收钱数量的增多,他反而产生“豁出去了”的想法,变得心安理得起来。他有时还自我安慰,只要自己不损公肥私,又没伸手向别人要,在项目上又帮了他们的忙,收点钱、发点财是命运对自身的眷顾,应该是稳当的。

  正是在这种错误思想的麻痹下,王青年不仅放松了思想上的警惕,更忽视了对自身理想信念的改造和对纪法规矩的学习。对于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保障粮食安全的各种学习活动,他只满足于一知半解,既没有入脑入心,更没有外化于行。面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他也无动于衷,甚至认为警示教育中的反面典型毕竟是极少数,离自己很远,自己应该不会撞到枪口上。

  就这样,从一次次吃请被撬开思想防线,再到违纪破法走上不归路,王青年逐步沦为不收敛、不收手的反面典型。经查,王青年先后收受29人所送财物共计479.9万元。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471.4万元,占比98%以上。

  靠粮吃粮,贪欲和侥幸心理作祟大搞权钱交易

  有利可图,商人老板才会百般讨好,掩盖在所谓“兄弟”“朋友”情谊背后的往往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

  “粮食系统因其封闭性、专业性以及垂直性等特点,在粮食领域购、销、储重点环节及涉粮工程项目上缺少社会监督,别有用心之人从中寻找贪腐的可乘之机,不法分子找到了权力寻租空间。”办案人员介绍,王青年在粮食系统工作十余年,先后任职原省粮食局关键岗位,熟悉粮食系统相关业务,了解内部监管盲区。不法商人“围猎”王青年,无疑是看中了他手中掌握的关键权力和稀缺资源。

  低温粮库作为一种新型的储粮设施,因其恒温恒湿等特性,在减少粮食变质、保障粮食品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得到了国家的重视和广泛推广。

  2014年,原省粮食局开展成品粮应急低温储备库示范专项建设工作,由王青年所在的仓储管理处牵头负责。这原本是王青年担当尽职、守护天府粮仓的干事机遇,但抵制不住利益诱惑的他,却将此视为谋取私利的机会,向自己的商人“朋友”大开方便之门。

  成都某科技公司股东邓某,是王青年落马前关系最铁的“兄弟”,也是向其行贿金额最高的人。为了帮助邓某所在公司承揽低温储备库建设项目,王青年多次在各市(州)、县(市、区)参加的粮食系统重大会议等公开场合表达对该公司低温储粮技术的信任,私下也通过打电话、组织饭局、调研考察等方式向粮食储备库相关负责人进行“担保式”举荐,使得该公司顺利取得低温储备库建设项目。

  王青年交代,他认为邓某能干、体贴、讲义气,“对于此人的请求,我毫无原则地有求必应、言听计从,俨然成了这名销售经理手下的得力干将。”如此这般的倾力付出,当然也换得不菲的“回报”。从2013年至2021年,王青年23次收受邓某现金达122万元。

  不只是低温粮库建设,作为掌握全省粮食仓储工程等项目审批大权的仓储管理处处长,王青年在全省粮食仓储监督管理和政策制定上也具有很大的话语权。

  在日常储粮实践中,除进入各级粮库进行保管的粮食外,还有一部分粮食以分散的形式储存在农户家中,因量小分散、技术条件有限,这部分粮食往往损耗较多,各级粮食部门在农用储粮器具推广应用上下了很大功夫。

  在农户科学储粮专项建设工作中,原省粮食局在相关项目招投标前置条件中新设“生产监制证书”准入制度,旨在加强行业监管,保障该项惠农器具生产工艺规范,产品安全有效。

  然而,在审核办理生产监制证书的过程中,王青年却擅自运用手中的权力,将是否贿送“好处费”作为评定第一批取得生产监制证书企业的唯一“标准”。经查,2012年7月原省粮食局公布的第一批取得生产监制证书的7家企业,均存在向王青年贿送现金、购物卡等问题。仅此一项,王青年的涉案金额就达207.2万元。

  2016年,担任原省粮食局副局长后,由于不分管具体的粮食项目建设工作,王青年也想过就此收手。可他此时早已与商人老板们深深捆绑在一起,既没有坚定的决心,更割舍不下潜在的利益。

  贪欲和侥幸心理作祟下,他依然把权力作为享乐和捞取金钱的资本。“甚至还利用职务影响,不遗余力地为商人老板承揽项目、催账收款。逢年过节照例在收受钱物,搞权钱交易。”王青年在自我剖析时写道。此时,他已彻底坠入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深渊。

  上行下效,“关键少数”失范带坏系统行业风气

  作为全省粮食行政管理部门的“关键少数”,王青年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不仅让自己身陷囹圄,更给全省粮食系统政治生态和行业风气造成极大破坏。

  向王青年行贿的29人中,公职人员就有12名,涉及地方粮食行政管理部门和基层粮库负责人,宜宾市叙州区发展和改革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钢(另案处理)就是其中一员。

  2021年11月,迫于四川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的强大震慑,徐钢主动投案。“单次收受的好处费从10万元到20万元,一个米箱全部是钱。”徐钢交代自己的贪腐行为时说。

  在此之前,为了争取更多项目、谋求更多利益,徐钢一方面滥用职权给自己创造“捞钱”的机会,另一方面向其上级领导——王青年行贿。从2011年到2019年,徐钢每到年底,便打着“拜年”的旗号,先后9次送给王青年现金共计8万元。在低温粮库建设方面,王青年给予了徐钢特别关照,其中一个项目就达800万元。

  这种公职人员打着“拜年”旗号向王青年送钱的行为并不鲜见。据办案人员介绍,通过剖析王青年收受公职人员所送现金情况发现,虽然单次金额不高,一般是一两万元,但因时间跨度长、涉及范围广、发生频次高,在潜移默化间助长了粮食系统内不良风气的滋生蔓延,原本应通过公平公正程序推进的粮食仓储项目建设,却在王青年这里变成私相授受的利益交换,影响十分恶劣。

  粮食系统本就具有封闭性等特点,加之内部制约机制不健全,领导干部决策权过大,极易将自己的私欲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滋生腐败,甚至上行下效形成“抱团式”腐败。据统计,从2014年至2021年,王青年在春节等节日期间,先后收受粮食系统下级部门、国有粮库等相关负责人以“拜年”等名义所送现金达44万元。

  “那时,我已被金钱蒙住了双眼,利欲熏心、底线尽失,贪欲之于我正如癌细胞般疯狂吞噬自己的肌体,直至转移到全身无可救药。”王青年在忏悔中写道,他全然忘却了自己党员干部的身份,背离了入党初心和事业初心,使自己一步一步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最终犯下致命错误。

  在组织的教育挽救下,王青年最终幡然醒悟,请求组织将自己列为反面典型,让全省粮食和物资储备系统的党员干部以其为镜鉴。对于一名曾经的守粮人而言,这样的警醒是王青年初心蒙尘后的再度唤醒,只是时间来得太晚、代价太过沉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侯荣 通讯员 彭睿 杨智淋)

  王青年忏悔录(节选)

  有人说,人在大病初愈时最清醒;也有人说,人在血本无归时最清醒;而我要说,人在失去自由时最清醒。

  反思自己近年来违纪违法腐化堕落的所作所为,根本上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思想精神的迷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缺乏真诚用心的党性锻炼和修养,导致自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跳了闸”,把廉洁从政这条对党员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置之于脑后。行为失去了纪法的约束,沦丧了做人做事的底线,最终引发严重后果,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走上不归路。

  贪欲如火、不遏焚身,贪欲似水、不堵滔天。面对金钱的诱惑,一开始我还能保持警醒,也拒收过多次红包礼金。但时间一长,特别是有求于我的人不断多起来,慢慢地我便招架不住一些不法商人的“围猎”,也抵挡不了对金钱的贪婪,心神开始动摇了,我便开始收受自认为属于可靠朋友的钱物。

  看到那些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一沓沓钞票,我也曾后怕得寝食难安。但随着时间的久远,收钱数量的增多,反而产生了豁出去了的想法而心安理得起来。心想只要自己努力把分管的工作干好,并做出成绩,组织上就不会把注意力瞄准到我的身上。贪欲和侥幸心理作祟,使我把权力作为享乐和捞取金钱的资本,在违纪违法的邪路上越走越远,坠入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深渊。时至今日,我羞愧不已、无地自容。

  作为省级部门机关党员干部,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权力,始终是别有用心的人关注的对象。无论是任处长还是局领导,自己应该时刻绷紧廉洁用权这根弦,处处从维护人民的利益出发,做到干净做事、清白做人。而我却私欲膨胀、心存侥幸,漠视党纪国法和廉洁自律的禁令,寻求权力寻租和利益交换,说到底是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异化为敛财的工具,使自己一步一步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最终犯下致命错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廉洁修身是党员干部一生的必修课,必须不断净化自己的生活圈、朋友圈、交际圈,以坚强的党性涵养道德境界和高尚情操。我对金钱的贪婪和对低级趣味的追求,结交了一帮酒肉朋友还乐此不疲,持续让自己的“腐”与商人老板们吃喝玩乐的“风”相伴相生,互为表里,不能自拔。这种长期伴随、与商人老板同乐的日子,无形中为意志不坚的自己提供了蜕变的外因。由于自己头脑不清醒,没有意识到并不是我这个人怎么样豪爽义气,而是他们看中了我手中有点权力,有些价值,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

  如今,步入歧途的我懊悔不已,我的行为不仅严重破坏了公职人员的廉洁性,而且损害了党员干部队伍的纯洁性,也败坏了党的作风和形象。大家要时刻绷紧纪法规矩意识之弦,常思贪欲之害,对党纪国法要心存敬畏,不仅要学法、懂法,更要知法、守法,切莫像我一样,精神懈怠,为私心私利肆意妄为,请务必以我为戒,举一反三。

中国廉政法纪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